注塑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注塑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传统莆田系内部悄然分化做整形靠不靠谱难说

发布时间:2020-02-17 21:18:59 阅读: 来源:注塑机厂家

莆田系医院与百度的公开决裂正在等待最后的结果;而传统的莆田系也正在悄悄“分化”。

20多天过去了,林建诚(化名)有点等不及了。

3月25日开始,林建诚所属的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下称“莆田总会”)下发的《关于停止所有网络有偿推广的通知》在网络上被公开,这则通知态度强硬而坚决地要求“全部会员单位从4月1日开始停止所有有偿网络推广活动”。

这一表态随后成为福建莆田系与百度之间因竞价词而公开决裂的标志性事件和起点。

自此,占比中国民营医院市场份额八成的8500余家福建莆田系民营医院与百度推广的矛盾被彻底公开,并旋即引发全国舆论的高度关注,横跨了随后到来的全国清明假期,直至目前依然未见分晓。

按照通知里呼吁和要求的,林建诚的几家整形医院也和他的“乡亲们”一起,加入了这场席卷全国的对抗活动中。

但是,23天过去了,这件事依然没有一个确定的结果,林建诚有点坐不住了。

林建诚在华北地区有几家规模不小的整形医院,这几年整形市场井喷,从还在上学的小姑娘到三十几岁的少妇,还有五六十岁的老年人都悄悄开始了整形方面的消费。

整形,是福建莆田系在历经了起家的性病皮肤科,快速发展期的男科、妇产科之后,进入“新时代”的支柱产业。

相比起销售已经缓慢增长的男科和妇产医院,过去5年内,整形相关的医院诊所数量增长3倍,成为所有医疗品类中增长最快的一支,事实上,现今市场上几乎能看得到的绝大多数整形医院,均来自福建莆田林建诚的“乡亲们”。

这个市场的高度繁荣和未来无限增长的可能也让林建诚踌躇满志,正在规划中的两家新医院已经有点雏形了,他比任何时候都需要在营销上的稳定投入,但就在这个时候,和百度的暂停推广开始了。

“通过总会和百度谈判压下来一些营销上的价钱,大家能长久合作”是林建诚对这次暂停推广活动的最大诉求——“我们不想搞事,就希望能把价钱降一降,大家打开门做生意,还是和为贵。”他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到。

“在莆田系内部,最早感受到百度最贵竞价词一次点击999元的应该就是整形医院了,百度就是觉得他们有钱,医院那边这些年开得又太多,全凭网络推广带客人,价钱越飙越高,刹不住车了。”昨日,有接近百度方面的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透露。

该人士向本报透露,从十年前整形医院开始出现,其广告投放就一直采用了高频次高费用的推广方式,——“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到现在,整形机构营销成本甚至平均占到其总收入的50%~70%,获得一个有效用户的成本已经达到了1万块;当然,百度也被惯坏了。”他说。

但矛盾的一面在于,尽管竞价词如此昂贵,但这似乎依然是目前为止整形医院能够获得的“最有效”方式。

林建诚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根据整形的项目不同,去年整形行业广告词的点击成本大致从30到500元不等——医院花费500元,可以购买到1个有整形需求的客户提问,而平均10个提问的用户中,会有一个最终转化为实际的整形消费。

用5000元获得一个真正到医院做整形手术的消费者,成为这个行业的一个“标准价”。

对比的数字来自户外广告牌的成本——以北京为例,整形医院投入一块户外标准广告牌的费用是每月11万元,而同一时期、同地段、相同大小广告牌的费用是5万~6万元。

“我们在做成本的时候会把罚款都做进去了,整形医院的广告有很多限制,很多地方不让放,一块6万块的广告牌,我们必须把一倍的罚款成本也算进去,如果运气不好碰上管得很严的,非要让牌子拿下来,成本就会超出11万。”林建民告诉《第一财经日报》。

“其实这也是百度能一直抬高竞价词的原因,莆(田)系太依赖这种传统的推广方式,而现在中国的搜索平台又被高度垄断,虽然莆田是百度的金主,但是,他们没有话语权。”前述人士指出。

而无论与百度的纷争如何结束,转型,已经成为摆在莆田系面前最迫近的问题。

4月4日,莆田总会执行会长吴曦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莆田系高度依赖网络推广的发展模式已难以为继,“过去莆田系医院主要依靠营销推动,如今在国家大力扶持社会资本办医的背景下,莆田系医院不能再靠广告来支撑发展,应该把有限的资金用来引进先进设备、提升医疗质量、改善就医环境。”

“莆田系内部其实已经在慢慢分化,一些发展得比较好的医院,也开始退出具体业务引入职业团队,作为幕后资本身份操盘,很重要的一个想法是淡化身上的莆田印记。”昨日,某不愿透露姓名的莆系医院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他看来,经过了资本原始积累后,如果还继续做医院的,想做长久的,都必须重视品牌。

1998年,职业打假人王海在为客户调查假药案时发现了福建莆田系游医集团,并向媒体揭露了性病游医詹氏家族诈骗患者钱财的黑幕,同时向卫生部举报了詹氏家族的违法行为,促使当年年底卫生部就下了批文取缔各地游医;而2014年,新东方教育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俞敏洪微博炮轰云南玛莉亚医院因医疗失误造成其云南员工死亡引起舆论广泛关注,而玛莉亚医院也同属莆田系下医疗机构。

粗放型的经营方式和缺乏医学专业背景的“野蛮”生长,为其积累了狼藉的声名。

作为严格意义上的莆田系二代,黄启星有着明显区别于父辈的一切特征,会讲标准的普通话和流利的英语,英国名校留学拿到的MBA。他告诉记者,自己现在看得更多也是一些与产业相关但之前莆田系涉及较少的部分,“医院设备的融资租赁,以及周边高端小众细分的领域,我觉得都很不错。”他说。

2013年11月,新希望集团创始人刘永好、地产商冯仑、华夏医疗集团董事局主席翁国亮牵头成立“医健联盟”(中国医疗健康产业发展策略联盟),14名会员中有8位莆田系老板,下辖全国1000余所医院,这一举动被认为是莆田系摆脱旧有形象,开始走向严肃医疗和资本化运作的信号释放。

而吴曦东在采访中也透露,莆田总会除了和6家金融机构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拿到了1600多亿元的授信外——“我们还和北京大学医学部签订了人才培养战略合作协议,希望能借此走向专业化的严肃医学发展。”他说。

上一篇:监管层一直都支持券商互联网业务 牌照有望放开

下一篇:机上WiFi为黑客打开方便之门 飞航安全将受威胁 对“传统莆田系内部悄然分化做整形 靠不靠谱难说”发布评论

水挖机价格

艾赛斯二极管价格

高档保温杯批发

星力捕鱼